中国军费“密码”,正常且必要

2018-03-12 14:50 海峡之声网

   海峡之声3月12日讯(任婧 先鹤 王倩 辰越) “住宿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电视电脑进班排,内务物品更丰富,24小时热水保障,新修的连以下士官公寓,饭堂的条件越来越好,现在都是自助餐,菜色品种丰富……” 一说起基层连队的变化,新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的杨磊如数家珍。这是近年来军费增加后,部队加大推进后勤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官兵工作生活条件的具体体现。

全国人大代表、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的杨磊接受记者采访

   根据财政部《关于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2018年中国国防支出将增长8.1%,达到11069.51亿元人民币,约占GDP的1.2%。两会期间,中国的国防费问题都会成为热点话题,虽然中国军费问题说得清清楚楚,用得明明白白,但为何总有个别外媒要借机对中国国防预算做文章,渲染“中国威胁论”?其实,只要懂得中国军费“密码”,各种炒作自然休矣。

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院副政委王卫星

   关于“中国军费增长过快、过大”说

   对中国军费最常见的指责,是中国从1989年起连续20多年保持国防预算的两位数增长,现在还保持一定的增幅。然而这种指责却忽略了一些基本事实。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军费处于低增长状态。2018年美国国防预算相比去年增长8%,约占GDP的3.65%,人均国防预算2107美元,军人人均46.7万美元。日本2018年连续第6年增长防卫预算,现已达5.19万亿日元(约合491亿美元),国民人均371美元,自卫队人均19.7万美元。美、日国民人均国防预算分别是中国的15.7倍、2.77倍,美、日军人人均国防预算分别是中国的5.37倍、2.26倍。

   “中国军费增长的推动力是经济发展,其他国家在经济快速成长时期,军费开支也呈连年增长之势”,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院副政委王卫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他分析认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快速崛起,GDP已从1990年时的世界第11位上升至目前的第2位。“随着经济总量的跃升,中国军费自然水涨船高。”

   西方部分人士提出,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军费开支位居世界第二,且比排名第三的国家多出近一倍,显得“过于庞大”,事实果真如此吗?

   “中国军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并不高,且呈总体下降趋势。”王卫星分析认为,从新中国成立以来近70年的历史看,军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其最高点在1953年,为9.1%。此后,特别是1980年以来,随着国际环境的改善和国内工作重心的调整,军费占比呈现总体下降之势,并于近年趋于稳定。2017年,中国国防预算占GDP的1.26%。反观美国,2017财年,其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达3.24%,远高于中国。

   从以上两个角度来看,中国军费增幅和增量适度,无论从国防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国家财政支出的比重看,还是从人均数额看,中国的国防投入水平都低于世界主要国家。

全国人大代表、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

全国人大代表、北部战区海军副司令员兼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司令员吴海波

   关于“中国军费花在哪儿了”

   当前,中国正在推进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加速武器装备升级换代,力争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无论是军队改革,还是武器装备现代化,都需要投入大量经费。

   全国人大代表、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表示,中国国防费是客观、真实、透明的 ,“增加的国防费主要用于加大武器装备建设投入、改善训练条件、保障军队改革和官兵福利待遇需要,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提供有力支撑”。

   以海军2017年的装备发展为例,首艘国产航母、万吨驱逐舰下水,国产多款新型军舰服役等,新装备研发发展,大大提高了海军现代化水平。

   全国人大代表、北部战区海军副司令员兼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司令员吴海波对此感受很深:“十八大以来,部队的各项建设上了个大台阶,加快了部队装备的更新换代,部队作战保障条件明显好转,这跟军费增加是分不开的。” 他进一步表示: “以前的欠账太多,除了装备方面的投入外,还增加了实战化训练保障经费,更多的钱和物在作战训练上。”

   过去几年,中国军队进行了重大改革,脱胎换骨,对现有部队进行编制体制调整和重新调防部署,对装备研发采购、人员教育训练以及退役安置和福利待遇与社会保险接轨等问题上的调整,同样需要有足够的财力支持。

   吴海波说:“我们要把军费使用好,把钱花在刀刃上,履行好新时代使命任务。”

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主任胡昌明

   关于“中国增加军费针对他国”说

   西方一些国家认为,中国增加军费,是希望通过增强国家硬实力,伺机挑衅周边国家,进而改变东亚地区国际格局现状。这种说法,全然不顾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政策。

   “是否构成所谓的‘威胁’,要看我们的军费投入和战略方针,中国奉行的是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并不搞扩张,军费投入是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现实需要。” 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军委国际合作办主任胡昌明如此表示。

   胡昌明代表说:“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和强大国防,是战争因素最大的遏制,我们军队和国防力量强大,遏制战争的力量就强大,我们的国防费投入多一点,整个世界遏制战争因素和不稳定因素的力量就更强大。

   中国增加军费与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是统一的。吴海波代表对此表示:“我们的国防政策是积极防御,不是扩张性,与某些国家有本质区别,我们不针对其他国家,不主动搞扩张。”

   随着国际环境的复杂变化,中国面临着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的巨大威胁。王卫星代表认为:“中国历来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中国适当增加国防费,一方面是为了建设同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另一方面,也将对遏制战争和冲突、维护世界和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挥重大作用。”

责编:魏少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