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华裔教师:国内大学生普遍比较焦虑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一】3月3日,海内外舆论高度关注的2014年全国“两会”正式拉开帷幕。2014年被视为中国的“全面深化改革元年”,国人对2014年的两会充满了期待。环球网推出“中国梦•改革年”两会大型专题采访活动, 邀请网友发表对中国的看法及其期望。

陈老师目前就职于慕尼黑工业大学建筑学院,上世纪90年代毕业于对外经贸大学德语系的他,已经在德国生活20多年。回忆起自己的经历,他说,当年留学德国还比较顺利,因为本科是德语,所以“800学时”的要求不是问题,而且德国学费低廉,奖学金种类较多(这一点虽然现在有所改变,但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说德国教育经费还是非常充足)。他说:“我后来挺庆幸当时过去读的是东亚艺术史,因为比较好就业。许多人不理解,亚洲人为什么去欧洲学亚洲的历史,其实那边有些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老教授的课题特别需要中德语都精通,尤其是有中国文化背景的学生。”

当谈到现在的德国高校,他说感觉和国内最不一样的是德国高校里的学生岁数普遍都比较大,尤其是研究生以上学历的学生。另外在他看来,德国学生对自己的学业还是比较认真:“他们虽然也是到交论文和期末才用功,但平均来看都还是真的在尽力做自己的功课,可能是因为那边对‘抄袭’看的特重,而且他们做事和生活的节奏都比较慢。”他还说:“现在项目的关系每年我回成都或北京十几次,并且和国内高校学生打交道不少,相比较而言感觉他们压力大,都挺着急挺焦虑的。”

已经年届不惑的他目前心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孩子的教育。他说主要是德国小学生一毕业就要决定将来要干什么,而且还是家长和老师帮学生决定。因为德国中学种类特别多,虽然说这是因材施教的体现,也能大大降低失业率,但是总是感觉10岁的小学生就得由长辈决定将来的路有点儿不合适。假如一个人喜欢画画,想当设计师,但假如10岁那年别人认为他就是一当蓝领的料,没送他进Gymnasium中学,那他就上不了大学,然后他就没有办法去考设计,只能当建筑工人了。“我的小孩儿现在小学马上就毕业了,所以比较发愁,跟人打听了不少,不同中学环境和出路差别挺大,而且一旦定了很难改”他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