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俞学文:改进小汽车摇号机制势在必行

【环球网两会特别报道】从2012年1月开始北京地区购车改为摇号政策,全国很多地方也纷纷采取摇号措施。这对缓解交通压力和环保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参与摇号的人越来越多,中签率(摇得车牌号的人数占参与摇号的人数比例)越来越低,虽说北京等地提高了中签率,但还是无法缓解“一号难求”的局面。对此,环球网记者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俞学文。

“这形成了‘行政措施干扰人民正当消费自由’的社会问题。”全国人大代表俞学文告诉记者,“有的家庭一辆车都没有,但是具备买车的经济条件。小孩子生病或者老人出现紧急情况太不方便,时间就是生命。耽误一分钟真的可能就结束了一生。真正需要车的人摇不到号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问题。”

俞学文认为,造成这种问题的原因,是现在参与摇号的人,有相当一部分不是真的需要车。我们随机对参与摇号的20位同事朋友进行访问,“觉得好玩”,“参与试试”,“摇到再说”等人群占有相当比重,大约30%,而还有很多摇到号的人以出租摇到的车牌号谋取利润。有的对车辆不是刚需或经济条件目前达不到的人群,因为摇得的车牌号不在规定期限使用,会有一段时期内不得参与摇号等处罚,只好四处去处理车牌号。

俞学文建议,凡是参与摇号的人每人先交付5-10万的抵押金。他表示:“这是初步证明参与摇号的人有能力买车和有诚心来摇号,而不是人云亦云的大家都来摇我也摇。当摇上号,那么这个抵押金用作买车的钱返还。”

参与小汽车摇号的人是否刚需,或者需求的迫切性怎样区分对待,也是俞学文思考的话题。他建议:“参与摇号的人需要先审核其家庭成员中是否已有车。如果有车,那么参与摇号买车应该双倍交押金,同时降低其摇得车号的几率,拥有车辆越多,获得几率越小。要提高以家庭为单位获得车牌号的几率,一个家庭需要车远比一个人需要车重要。”俞学文的话掷地有声。

他还提出仿照其他国家推出更加符合经济规律的制度。例如新加坡政府限制机动车数量增加的 “拥车证”制度。 “拥车证”( certificate of entitlement,COE)又称“购车证”,它是购买各种类型的汽车和摩托车的凭证。凡是要买新车的人,都必须在当局规定的日期内按照所划分的组别,用投标的方式申请“拥车证”,每月一次。各种车辆的“拥车证”都有一定的限额,而中标价格随市场供求关系浮动。例如1997年12月份,“拥车证”价格全面下调,有的组别中标价格比11月份减少了1万2464新元。即使如此,一辆1601—2000㏄的轿车,中标价格仍旧高达6万4100新元。付了这笔钱,所得到的仅是一纸买车凭证,在别的国家或地区,用这笔钱买一辆新车都绰绰有余了。“拥车证”的有效期为10年。10年后,即使车子还是新的,也必须更新“拥车证”,当然又得出钱了。在新加坡,“拥车证”或COE已经成为人们永远的话题。

在俞学文看来,改进小汽车摇号机制势在必行,其实对于很多深受其苦的人们来说,会发出与他同样的共鸣。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