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雨露:我国稳杠杆目标已初步实现

【环球网综合报道】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3月5日15:00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5位全国政协委员就“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回答记者提问。他们分别是: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党组副书记,国资委原副主任,原银监会副主席李伟,全国政协常委(民建)、民建中央副主席、审计署副审计长秦博勇,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经济界)、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福利保障界),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委员(民建)、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

以下为记者会部分实录:

经济日报融媒体记者:我的问题提给经济界别的陈雨露委员。请问陈委员,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但是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您认为去杠杆是否会让位于稳增长?如何处理好两者的关系?谢谢。

陈雨露:谢谢经济日报的提问,你提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如何处理好防风险和稳增长的关系,也是这次会议代表委员们讨论比较多的话题。防范重大风险是三大攻坚战之首,所以总书记最近明确地指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防止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一个根本性的任务。大家知道,去杠杆的政策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一个重要的途径,因为历次的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之一,就是一个国家宏观杠杆率如果过高,或者是在短期内宏观杠杆率上升得过快,往往是爆发系统性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

2016年以来我们国家去杠杆的政策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效。前些年我们国家的宏观杠杆率每年平均上升十多个百分点,所以风险积累得非常大、非常快。2016年到2018年,我们的宏观杠杆率每年平均上升只有5.8个百分点,也就是说速度下降了一半。其中2018年宏观杠杆率不仅没有上升,还下降了1.5个百分点。所以说稳杠杆的目标已经初步实现。

当前我们进行的是结构性去杠杆,希望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以及地方政府的杠杆率能够尽快降下来,把债务尽早降下来。我理解,结构性去杠杆和稳增长之间有很多统一的一面,并不是完全对立。比方说结构性去杠杆最终的目标也是要稳金融,而金融稳经济才能稳。

另外,结构性去杠杆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宏观经济金融环境,也就是说当经济下行的压力比较大的时候,在宏观调控上需要强调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逆周期的调节作用,来保证经济运行在合理的区间,这样结构性去杠杆也才能向前推进。比方说去年,我们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时候,人民银行先后五次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为实体经济提供了大量的中长期的流动性,为稳增长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此外,结构性去杠杆的过程中,我们知道“僵尸企业”出清是要坚定执行的。因为“僵尸企业”出清一方面可以释放沉淀的资源,另一方面也可以腾出更多的金融资源用到更高效率的行业和企业当中去,这是有利于实体经济的高效率增长的。另外,我们推进的市场化、法治化的“债转股”,把企业的债务转化为股本投资,一方面可以降低宏观杠杆率,另一方面也可以让企业能够轻装上阵,能够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这对于稳增长也是很有好处的。

去年7月份,人民银行专门定向降准释放了5000亿的资金来支持市场化的“债转股”,所以对这部分企业稳增长也起了很大作用。也就是说,只要我们遵循好坚定、可控、有序、适度的要求,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处理好防风险和稳增长的关系是可以做到的。

最后我想强调一点,要保持我们国家宏观杠杆率长期持续的稳定,需要金融和实体经济两个方面共同发力。一方面需要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要努力地突破我们面临的体制和机制的障碍,建立一个又规范、又透明、又开放、又有活力、又有韧性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特别是要大大地加强股权融资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这对于长期保持宏观杠杆率的稳定是至关重要的深化改革之点。

最后我想强调一点,要保持我们国家宏观杠杆率长期持续的稳定,需要金融和实体经济两个方面共同发力。一方面需要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要努力地突破我们面临的体制和机制的障碍,建立一个又规范、又透明、又开放、又有活力、又有韧性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特别是要大大地加强股权融资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这对于长期保持宏观杠杆率的稳定是至关重要的深化改革之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