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设发展安全专篇,“十四五”中国金融如何“精准拆弹”?

(两会观察)首设发展安全专篇,“十四五”中国金融如何“精准拆弹”?

中新社北京3月9日电 题:首设发展安全专篇,“十四五”中国金融如何“精准拆弹”?

中新社记者 夏宾

防范风险在中国金融领域工作中的分量越来越重。

“十三五”规划里“加快金融体制改革”的章节要求,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首次设立统筹发展和安全专篇,提出金融安全战略,并将其与粮食安全、能源资源安全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

对于金融风险的“精准拆弹”,将在未来五年始终“护航”中国前进发展。

资料图为天安门广场上红旗飘扬。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分析“战局”,金融安全关乎发展全局。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是实体经济的血脉。正因如此,一旦金融“受寒”,经济就容易“感冒”。

“历史上发生过重大金融危机的国家,经济都会受到严重打击,甚至一蹶不振,长时间没法恢复。”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对中新社记者说。

他举例道,美国股市暴跌引发了上世纪席卷全球的经济“大萧条”,拉美债务危机、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同样深刻,次贷危机、欧债危机的影响到现在都不能说完全消除。

“防风险是金融业永恒的主题,也是金融监管永恒的主题。”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说,中国当前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疫情变化和外部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信用风险具有一定滞后性,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仍不能松懈。

无疑,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具有战略意义的大事。

——直面“战役”,警惕金融存量增量风险。

中共十九大以来,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已经取得决定性成就。

金融资产盲目扩张逐渐扭转;银行业推进不良资产认定和处置;影子银行得到有序拆解;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

存量风险已有妥善处置,但并未完全消除,且防范风险不是一劳永逸,这项动态工作需要关注增量风险,对于“看不见有苗头”的危机做到未雨绸缪。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部副主任金李对中新社记者表示,中国现在面临经济发展转型期、疫情冲击修复期、国际产业链供应链调整期、外部环境博弈期,在此复杂背景下将产生各类新增金融风险。

在杨成长看来,“十四五”期间中国金融风险防控压力依旧较大,需要进一步强化风险意识和底线思维。宏观杠杆率怎么降、互联网金融怎么管、跨境资本流动风险怎么防、地方隐形债务怎么化解,每个问题都不容小觑。

——制定“战术”,为金融业装上“安全阀”。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要“精准对路”的监管手段,也要建立金融风险防控的长效机制,在有序处置重点领域突出风险的同时,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

尚福林给出了一套具体“战术”。对于宏观杠杆率,要严防房地产等重点领域信贷风险。加快推动高风险机构处置。加大对非法金融以及“无照驾驶”打击力度。防范外部输入性风险冲击,确保金融安全。

对于不良资产处置,要提高风险预判能力,探索创新处置方式,提升处置效率,做好不良贷款暴露反弹的应对准备。

与此同时,坚决遏制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防止资本在金融领域的无序扩张和野蛮生长;持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公司治理和内控管理水平;充足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增加利润留存,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增强抵御风险能力,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奠定坚实基础。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在一份报告中称,当前中国金融体制存在许多亟待进一步理顺的问题,整个金融市场的法制化、规范化、透明化还有待进一步完善,才能支持金融市场更稳、更快、更好地发展。(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