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芬:香港“50年不变”进程过半,选改是“外科手术”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白云怡 陈青青】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香港立法会议员梁美芬10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此次香港选举制度改革是对1997年至今二十余年间特区情况一次“检视”,也是在奠定未来25年甚至50年特区发展的方向。她表示,国家过去大多以“维持现状、达成妥协”的方式处理香港存在的诸多问题,以实现“和平回归、繁荣稳定”的目标,但随着内外情况的变化,未来香港问题将不再能以此种方式处理。

梁美芬解释说,1997年香港回归后,为落实基本法中“维持香港现状”的原则,中央一直不想直接出手,寄望于香港能自己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并定下“一个天空,一条底线”两个原则,即充分的空间和“一国两制”的底线。倘若香港能在行政、立法、司法等方面都守好这两个原则,原不需中央为香港去做任何事情,“但长期以来,香港一直强调‘天空’,也做得不错,但在底线上并没有守稳。”

她直言,在过去几年中,香港不但未能解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等自身问题,更在多个方面变得更糟:一是香港经济成功的精髓法治精神遭到严重破坏;二是香港曾令人羡慕的行政效率几近瘫痪;三是香港引以为豪的社会文明在对内地同胞的敌视中黯然失色。因此,当今天“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走到半程时,有必要对过去治港方式进行一次“中期检讨”,并对特区政制动一个“外科手术”,以使“一国两制”能更好走下去。

自全国人大开启香港选举制度改革进程后,港内也出现各种舆论,其中不乏对这一决定合法性和是否符合基本法的质疑。梁美芬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有部分反对派人士声称,基本法中并未有“爱国”的要求,这实是非常无知。她反问称,一个人若要参与政治管理、掌握政权、决定重大政策和公众利益,怎么可能不热爱并效忠自己的国家?

她进一步解释说,何况基本法在第104条也有规定,“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拥护”是一个主动的态度,“效忠”则意味着不能作出伤害国家、香港利益的事情。“‘爱国者治港’原在基本法中的体现一直存在。”

“其实,执政者必须效忠国家,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件不需要说出来的事情,正如广东话有句俗语,‘画公仔唔使画出肠’,画一个小人儿不用把肠子也画出来。只不过在香港扭曲的环境下,有人一定要试图钻这样的漏洞”,梁美芬称,所以此次国家不得不用极高层级的立法,警告这些反中乱港分子,未来不要再试图利用这种漏洞。

特区选举改革启动后,香港反对派未来是否还有生存空间?该如何看待香港民主发展的前景?梁美芬对《环球时报》记者指出,2005年和2015年,中央两次很有诚意推动政制改革,反对派都没有好好把握机会,坚持必须百分百按照自己的方案走,不肯做出任何妥协,亦不容许爱国者在香港政治生态中发挥更大影响力。后来更把立法会和区议会变成政治斗争的平台,试图瘫痪特区政府和社会,甚至要求国外制裁香港。“反对派走到今天的局面,不应质问他人,而应问问自己到底做过什么。”

梁美芬也同时表示,任何一个政府都需要有监督,需要有不同的声音,相信香港未来也会继续具有这样的包容性。倘若有反对派人士自问没有做过伤害国家和香港利益的事情,当然可以勇于报名参选,倘若的确没有违背底线,相信也可以获得提名。“我也是竞选出身,知道遇到好的对手,可以促进政府施政。但倘若对手一进场就打人,这就没有意思了。需知不同的声音是为了建设香港,而不是破坏香港。”

梁美芬认为,国家通过这次选举制度改革并非只要处理“揽炒派”,因为通过国安法和香港本地公安条例,已足以应对政治和街头的“揽炒派”。但国家还希望香港有更多发展,解决特区政治、经济、社会等更多深层次问题,并使香港在国家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因此,选举制度改革的另一大目标,更是要从爱国爱港群体中吸纳更多专业人士,扩充特区管治团队。相信未来无论是选举委员会还是立法会,都将不会有任何一方力量有过大影响,香港的政治生态将会更健康,亦更有利于行政主导和民生改革措施的推进。

至于基本法中有关普选的最终目标,她直言,倘若“爱国者治港”能好好落实,未来条件成熟,未必不能再向基本法中的普选政治目标推进。“但现时香港应先做好自己的事,现在很多基本的事都还搞到乱七八糟,譬如出现2019年那样的情况,还怎么继续推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