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这位小学副校长,亮相“代表通道”

3月8日

“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当天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长阳土家族自治县

龙舟坪镇花坪小学副校长刘发英

走上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代表通道”

现场媒体记者提问:回望坚持了16年的教育扶贫工作,您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和难忘的人和事?

“真切地感受到,网络有界,大爱无疆。”刘发英说。

1991年师范毕业后,刘发英主动申请到全县最贫困的黄柏山乡支教。山里孩子上学难,就着土豆咸菜就是一顿饭,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为了不让孩子辍学,她用自己微薄的工资资助他们。

“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有限!”2005年,刘发英试着在网上发出了第一封求助帖子,她说,没想到竟然得到了爱心人士的回应。

2010年,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刘发英创办了英子姐姐助学网站,组建助学团队,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助学上。

“16年来,不管山高路远,我们一直坚持实地走访贫困学生家庭。我们坚持‘一对一’公开透明助学,用行动兑现了‘不从善款中提取一分钱’的承诺。”她介绍,180多本爱心账本里,详细记载了每一笔助学款的来历和去向。

截至今年2月底,英子姐姐团队与2000多名国内外爱心人士结缘,筹集助学善款2900多万元,让4300多名困难学生上学读书,其中有1500多名受助学生考上大学。

“一路走来,我常常被感动包围。”现场,刘发英讲述了江苏常州退休老人戴先生的故事——

2015年10月,戴老搜索到英子姐姐助学网站,进行试探性资助。短短一个月时间内,老人先后汇来23万余元助学款,资助了12名贫困学生。

“戴老告诉我,他被查出患有直肠癌,担心等不到孩子们毕业的那一天,请我来替他完成助学心愿。另外,他还有一个心愿,想捐助200万元设立英子奖助学金,奖励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刘发英说。

2016年3月,刘发英去常州看望戴老,在病房里,她和戴老签订了英子奖助学金捐赠协议。如今,奖助学金已经连续发放5年,98名品学兼优的学生获得奖励资助。

“许许多多走出校门的受助学生,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发光发热。”更让刘发英欣慰的是,受助学生小娟大学毕业后,主动申请到长阳偏远学校支教,还加入了英子姐姐助学团队;受助学生晓琳大学毕业后,每年都会资助贫困学生。

“我觉得人一辈子最大的成就和自豪,是为他人、为社会认真做好了一件事!”她说,将铭记“为党育人、为国育才”的初心,在爱心助学的道路上继续守护孩子们的梦想,让山里的孩子拥有更多人生出彩的机会。

刘发英:“代表通道”未完待续的故事……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专访刘发英,深挖她30余年爱心助学历程中这些未完待续的故事。

走访学生路上险些跌下悬崖,刘发英坚持走助学路——

“不能因我的困难,让困难学生上不好学”

从1991年到贫困山区黄柏山乡支教,31年来,对于助学这件事,刘发英从未后悔。尽管,其间她与家人经历过生死考验。

“车子差点从悬崖边掉下去,现在想想都后怕。”刘发英回忆7年前,她与团队走访位于长阳偏远山区九龙村贫困学生家庭的惊险经历。

当天一大早,刘发英从县城出发,坐了将近4小时的船到达资丘镇,然后改乘面包车前往九龙村。

“那时盘山公路非常窄,坐在车上感觉悬崖就在旁边,我们盯着前方,大气不敢出。”刘发英说。

学生家在深山上,没有大路可寻,刘发英不得不请当地人骑摩托车载她前往。一个急转弯处,摩托车打滑侧翻,他们连人带车差点掉下悬崖去,顾不上身体疼痛,刘发英接着赶路。

受捐助学生的家大多住在深山,不管山高路远,刘发英都这样坚持实地走访。

“只有到了实地,才能获取学生准确信息,也才能真正了解到每一笔资助对他们来说多么珍贵。”刘发英说。

这些年,刘发英家中频遭变故,生活和工作的巨大压力,也曾让她产生放弃的念头。“看到孩子们获得资助时的笑脸,听到他们考上大学的喜讯,所有的付出都值得。”刘发英说,“不能因我的困难,让困难学生上不好学。”

2020年,国家级贫困县长阳县脱贫摘帽,多年的教育扶贫,当地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儿童入学率、贫困生教育资助率、“雨露计划”政策覆盖率均达到100%。

“现在困难学生都上得起学,我们正在思考如何让他们能上好学、有盼头。”她说。

如今,“英子姐姐”助学团队探索开展以奖代助,对品学兼优的困难学生发放奖助学金,激励他们奋发向上。她本人也获得“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等荣誉称号。

病床上,戴老签下200万元捐赠协议——

“希望我子承母业,继续爱心助学”

“时间太短了!戴老对我的影响,用3分钟讲不完!”刘发英至今记得第一次与戴老见面的场景:一个小伙子一手举着“长阳英子团队”的接机牌,一手搀扶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

“这是戴老做手术后第一次下楼,坚持要来接我。”刘发英回忆,事后他儿子才告诉我,在火车站等待她的半个小时里,他陪父亲来来回回去了5趟厕所。

当天,接上刘发英后,几人简单吃了饭,便开始谈捐助的事情。那之前,戴老已先后捐款23万余元资助了12名贫困学生。

“戴老详细询问每一个受助孩子情况、每一笔汇款用途,事无巨细。”刘发英说,得知有孩子家房屋破旧,他还主动提出要多资助些补贴家用。

听着他事无巨细的嘱咐,刘发英说,那一刻,她深深被戴老助学的热情与坚持感动,也让她更加坚定做好这份助学事业,认真对待每一笔善款。

2016年3月,刘发英带着儿子覃飞鸥去探望生病住院的戴老。病床上,戴老签下了200万元英子奖助学金捐赠协议。

“戴老对我说,他儿子将继承他的捐助事业,也希望我子承母业,继续爱心助学,让这200万元帮助更多的学生。”覃飞鸥说。

如今,覃飞鸥也是“英子姐姐”助学团队中的一员,并曾主动申请到距长阳县城近4小时车程的璞岭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走访帮扶困难学生,发放助学款。

去年9月,我省发布《关于推进巩固拓展教育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工作的通知》,要进一步完善从学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全学段的学生资助政策体系,提高资助数据质量,持续推进精准认定、精准资助。

“乡村振兴,教育是关键,它承载着传播知识、塑造文明乡风的功能,也为乡村建设提供了可持续的人才支撑。”覃飞鸥说,爱心助学的这根接力棒,他一定会接好。

哺乳期,覃春娟带着女儿山区支教——

“重回大山,是为了让更多孩子走出大山”

得知刘发英走上“代表通道”,讲述“娟子”的故事,覃春娟激动不已。

“英子姐姐是我的人生灯塔,在我困难时,她的这份温暖治愈了我。我也希望延续她的路,让更多乡村孩子感受国家和社会的温暖。”覃春娟说。

覃春娟从小父母离异,2011年,她初中毕业,此时母亲突患重病,无力支付学费和医药费。“当时妈妈含着泪对我说,娟子,这书咱恐怕是读不成了。当时我也哭了。”她回忆。

刘发英得知情况后,一边帮忙筹集医药费,一边将信息发在“英子姐姐”助学网上,很快有爱心人士愿意资助覃春娟3年学业。

中专毕业后,学习学前教育的覃春娟回到出生地长阳贺家坪镇幼儿园教书,随后申请到边远的白沙驿村小学附属幼儿园支教,带着她11个多月、还在哺乳期的女儿。

“重回大山,是为了让更多孩子走出大山,幼儿园只有1个专业老师,急缺青年教师,所以我就去了。”覃春娟说。

这些年,覃春娟见证了家乡面貌的日益向好,感受着家乡人民生活的明显改善,孩子们再也不用为上不起学而担忧。

“国家和社会的帮扶不仅让我们实现物质上的脱贫,更让我精神上的脱贫,这是爱的力量、教育的力量!”覃春娟说。

如今,覃春娟仍坚守在教育战线,继续资助困难学生。她说,教育是乡村振兴的力量所在、希望所在,要让更多困难孩子接受更高质量的教育,教育引导他们学有所成、回报社会。

来源: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王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