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常委吴伟仁:中国瞄准太阳系边际探测

【环球时报记者 樊巍】每年的全国两会不仅是不同界别代表委员们建言献策、履职尽责的平台,同样也是代表委员们展示过往发展成果,展望未来发展方向的舞台。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来自航天领域的代表委员们介绍了中国航天的宏伟蓝图。载人登月、海上发射、可重复使用火箭等一批重磅航天工程最新进展的消息描绘出中国将成为航天强国的愿景。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了中国探月工程未来的发展计划。吴伟仁介绍称,中国探月工程四期已于去年年底正式通过立项审批,开始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探月工程四期计划在月球南极进行几次着陆,着陆之后计划在月球南极建一个月球科研站的基本型,这是我们整个探月工程四期的主要目标。”

吴伟仁表示,探月工程四期将分三步实施,计划在2030年之前发射嫦娥六号、嫦娥七号和嫦娥八号,目前研制工作进展比较顺利。其中嫦娥六号计划在月球极区进行采样返回,争取从月球极区采集1-2公斤样品返回地球。吴伟仁表示,从极区采样返回的难度的确较大,但是价值也是很大的。

此外,嫦娥七号计划在月球南极着陆,对月球资源进行勘察,比如水冰以及月球南极的环境气候、地形地貌的勘察。嫦娥八号的主要任务是勘查如何对月球南极的资源开展利用。“我们希望能在现场分析研究月球南极资源的存在情况,为以后在月球长期工作打下基础,所以资源的利用特别重要。”

吴伟仁表示,探月工程四期几次任务的实施将为国际月球科研站的建设打下基础。“先建一个基本型科研站,之后逐步进行完善。计划是在2030年后继续实施几次任务,争取在2035年之前把国际月球科研站建成,建成后就可以长期运行。”

根据吴伟仁的设想,未来国际月球科研站上,多个巡视器、着陆器和飞跃器在月球表面连续协调地工作,由指挥中枢指挥它们协同工作。他还设想,可能将在月球上建立月球通信网络,比如在月球上设立WiFi,这样就可以保障通信指挥畅通,确保各种着陆器、月球车等分工协作。吴伟仁分析称,如果将月球科研站作为深空探测中转站,可能涉及深空探测器在月球上起飞以及在月球上解决燃料推进剂的问题,甚至包括从很远的深空返回后在月球上降落休整后再起飞。“月球引力只有地球的1/6,所以探测器在月球上起飞更容易。”此外,吴伟仁透露,目前已有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表示有意愿参与到国际月球科研站当中。

在采访中,吴伟仁还表示,中国的后续深空探测计划会是长期的、持续的,后续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对深远空间的小行星进行探测,把小行星的样品采集回来。未来还准备进行对太阳系其他行星的探测。比如探测威胁地球的近地小行星,对其实现预警、防御、处置等一系列应对措施。

再往远期看,吴伟仁表示,中国深空探测希望实现“两个100”:在2049年,也就是新中国成立100周年之际,实现对100个天文单位(150亿公里)之外的太阳系边际进行探测。“深空探测在航天领域属于制高点。”吴伟仁说,因为它无论从技术难度、规模大小还是科学贡献方面,都处于前沿领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